一块糖块儿。


没有评论会变苦。

我发誓我今明两天一定把这个写出来

+

【萨莫萨】阿玛德乌斯之像

#给我一个开头,还你一盆狗血

@SILENT 此处艾特1段作者,知道为什么第一段比其他的都好看了吗!(...)

#BE,OOC,OOC,OOC!无差注意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
安东尼奥·萨列里先生是一位音乐家,也是一位精深的魔法师。他的身份高贵,收藏广博,从古老的书籍到各种各样的模型应有尽有。不过在他的收藏中,最让人们称道的是一尊雕像。那是另一位音乐家兼魔法师的雕像。

那是沃尔夫冈·阿玛迪乌斯·莫扎特的雕像。

瞧啊,那尊雕像是那样的完美!它的形态优美,神情栩栩如生,就好像那位莫扎特还在世一样。

见...

+

大晚上不产粮,818这些太太的日常生活

啊?什么产粮,我贡献题目了不够吗(……)

茧虞虞:



大过年的,村头又一出大戏,在村支书鹿球的带领下——村里多支花们的演出圆满成功!!!!!!


在这里,让我们热泪盈眶的请出,以下几位戏精:


梦梦你坐床头: @为什么不问问神奇锦里呢 


锦里在岸上走: @此博客不存在或已被删除 


恩恩爱爱纤绳荡鹿球: @_月本冻鹿肉_ 


芷絮絮我坐船头: @霜落 挽寒歌 


蛊惑你在岸上走: @蛊惑呀喵w 


我俩滴枫我俩的月: ...

+

【莫萨】流离

#沙俄时期,家庭教师梗

#......但是,呃,我好像把家庭教师梗用的角度比较奇怪(...)

#9月拖到今天,谢西狼老师苏洛老师不杀之恩(((

——————

1.

莫斯科的冬天总是令人难以忍受,就这一点,沙龙的女主人们也该放下蕾丝手套中紧握的高脚杯,为吐出这一陈词滥调的先生鼓两下掌,致以她们最廉价的敬意。

被黑色布料所包裹的男人缓步走在鹅毛大雪间,抬眼望着有些阴沉的天空,随即加快了向面前这栋低矮木质建筑走去的步伐。

阁楼门被轻轻推开,悬挂在门楣上的风铃随之叮当作响。安德烈维奇从略显破旧的桌椅间兴奋地穿过,匆匆站到门前迎接肩头上留有雪花的家庭教师——一个流亡而来的意大利人,安东尼奥...

+

试阅-1

有个大脑洞不知道该不该写,取了几段出来做试阅(


都不是正文,都应该是番外内容,每段一千字左右,占tag抱歉(...)


这一段里没有扎特和萨老师出场,只有达蓬特和席卡内德(强行跨剧组拉郎最为致命


ooc,ooc,ooc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按着皱巴巴纸条上几个模糊不清的字找到了他的家,在彼得格勒的某个小村庄里,我站在那扇已经看不出原本颜色的木门前敲门。


一个妇人开了门。包着头巾,穿着长裙,身后是我从来没拥有过的东西:能看出来被主人尽力打理过的家具,炖菜在炉子上翻滚冒出的乳白水雾,属于大列巴的麦子香气,孩子的欢笑声,人的气味.......还有他在低笑的声音。...

+

正式出道了,大家好!!!!x

为什么不问问神奇锦里呢:

大家好,神奇组合今天开始出道了
新的一年请大家多多支持我们
@为什么不问问神奇枫糖呢?

+

我给各位当场表演一个回坑。

+

【萨莫】SCP-███

#不是正统SCP文档,我知道基金会不是玩梗聚集地我就是想试试()


#指路SCP官网,点我


#SCP真好玩,打鲨鱼中心真好玩(.......


#部分补充材料今天搞不完了!!!明天!写了一整年!(x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项目编号:SCP-███


项目等级:Safe Euclid


特殊收容措施:项目应被收容在Site-19的6m*6m*6m标准人形收容间,除收容间标准配置外,收容间内应有被定期调音的钢琴,小提琴,书桌,A4大小空白五线谱50张,羽毛笔,形式不限的音乐播放器一台。3级以下人员不得进入收容间与SCP-███-1实体进行任何形式的互动。SCP-█...

+

当场表演把车开去幼儿园

接 @音乐柠檬水太太的这个

晚了一点不好意思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蓝雨食堂出品,必属精品。”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叶修再一次深切体会到了。


“你好了吗?”他坐在酒店柔软的床上,侧头对亮着灯的浴室喊。磨砂玻璃上有隐隐约约的水汽,一个人影投射在上面,动作模糊不清。


下次再来G市,叫老板娘定这家酒店好了。头上仍泛着冬瓜盅香气的叶修想。情人酒店......黄少天这家伙很懂嘛。


“等着!”回应夹杂在流水声中,显得有些得意,“石头剪子布输了的人,就耐心点吧。”


叶修一向耐心,作为一个B市人,他深刻了解美味的G市人是需要时间参与制作的。太过心急,什么都得不到。...

+

【萨莫/双扎】阶梯深井

#标了双扎,但是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;不标双扎,好像也不是那么一回事(.....cp洁癖请慎重


#意味不明,时间错乱,篡改史实,日常给自己的故事剥层皮


#当我不想让一个月份空着的时候我会写什么


#白风见小先生的生贺,今年也得开开心心的度过啊。


#ooc,ooc,ooc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莫扎特左右看了看,发现自己正站在台阶上。


“哦,又是一年过去了。”他点点头,没有对自己所身处的位置提出任何疑问。


这是个深不见底,抬头亦望不见边际的深长阶梯。和普通的楼梯间所不一样的是,它既不拐弯,也没有扶手,取而代之的是散落在地面上的玫瑰花瓣和五线谱——空白的,...

+

© 为什么不问问神奇枫糖呢? | Powered by LOFTER